窗外有蓝天(一个剩女的感情故事)
   HZNBC社区休闲娱乐茶无语专栏窗外有蓝天(一个剩女的感情故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评估帖子 回复数:6 | 点击数:1657 适合打印机打印的版本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此页面 添加加到IE收藏夹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 窗外有蓝天(一个剩女的感情故事)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1

窗外有蓝天(一个剩女的感情故事)

的朋友余玺今年30周岁,很不幸,她加入了剩女的队伍。

 

余玺应该是属于那种才貌双全的女人。论相貌,她美丽聪慧,娴雅恬静,有点象九球天后潘晓婷;论学历,她是知名大学毕业的硕士生;论事业,她在一所高校当老师,工作体面又稳定,还拥有许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论家庭,她祖父是位文化界的离休干部,父母都在机关工作,还拥有一官半职。

 

这样一个貌似上天的宠儿,怎么会沦为剩女呢?

 

可偏偏她就成了剩女。

 

有次中学同学会,那些在过去只能望其项背的女同学们绝大多数都已是两人世界或三口之家,而她,却还是形单影只。

 

于是,那些昔日对她或崇拜或嫉妒的同窗们一半客气一半真心地对她说:你要求太高了,挑花眼了吧。

 

“你要求太高了”,这句话岂止只是出自昔日同窗之口,几乎所有人,只要是一说到她的婚姻问题,都会把这句话送给她。

 

而她心里明白,人家这么说,一层意思是说她太挑剔,另一层意思呢,则是说她缺乏自知之明。

 

是啊,都30岁的“老女人”了,能把自己嫁出去就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你还挑什么挑啊!

 

没错没错,如今的余玺,要嫁出去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比她读研教书做课题要难多了。亚历山大,有时她也曾泄气地想:算了,找个人结婚算了,何必时时要穿上盔甲去面对亲朋好友掷来的“大鸭梨”呢?

 

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可问题是——找谁结婚呢?

 

 

中学时代的余玺,品学兼优容貌姣好,自然是许多男生倾慕的对象。高二时,她也曾和邻班的班长有过那么一段所谓“少男少女之间朦胧的感情”。每周一升国旗时,目光总情不自禁地去寻找对方的身影,看到那个站在邻班排头(通常班长在升旗仪式上总会站在班级队伍的最前面)的颀长挺拔的背影,内心里便会涌上一种冰糖般纯净的甜蜜;课间休息时,装作不经意地在教室门口或走廊里邂逅,彼此的眼睛里满含着难以掩饰的欣喜和羞涩;突如其来的雷雨天,他会在校门口一言不发地把自己的雨披塞到没带雨具的她的手里,那份默契和深意,伴随着手与手之间轻轻的触碰,令她的心如春天雨后潮湿而清香的空气,满是愉悦和温情。

 

当然,这段如早春花蕾般的感情,最终也象大多数情窦初开的男孩女孩间的初恋一样无疾而终。高中毕业后,他随父母移民去了加拿大,而她则如愿考上了一所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之后,彼此便再也没有了联系。

 

有时候,余玺真的很怀念年少时的那种感觉,面对一个自己心仪的异性时的脸热心跳,欲言又止。可现在,30岁的她,还能轻易唤回那份樱花般美丽又易逝的少女情怀吗?

 

读大学时,余玺认真地交过一个男朋友,那男孩比她高两届,算是她的学长。在大学里,他属于“大众偶像”型的人物,长得高大帅气,又是天生一副好嗓子,唱歌唱得棒极了,经常能把学校的女生们迷得如痴如醉。

 

余玺和他是在学校组织的一次志愿者活动中认识的,初次相识彼此就有点一见钟情,后来,学长主动来邀请余玺在校学生会举办的文艺演出中和他一起二重唱,于是,俩人就有了更多的交往机会。在一起排练和演出的接触过程中,俩人的恋情迅速升温。

 

这位学长出生于音乐世家,由于家庭的影响,他在音乐方面修养深厚,知识面宽广,不仅懂得欣赏古典交响乐和歌剧,对世界各国的现代流行音乐也相当入门。也许是因为音乐的熏陶,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风雅,浪漫,如初夏清风吹过的湖畔小树林。这样的男孩子自然非常符合年轻的余玺对于心目中的恋人那罗曼蒂克的幻想,于是她满怀热情地投入了这场恋爱。

 

然而这场恋爱最终却并不圆满。男友天性开放,喜欢社交,酷爱旅游,又有些桀骜不驯率性而为。高年级时,他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组成了一个乐队,不仅在校园里表演,有时还去社会上演出。当余玺在教室和图书馆埋头苦读时,男友和他那些乐队的同学们却时常逃课出去演出。寒暑假时,余玺希望能做一些社会实践,为将来工作做准备,可男友却约了一帮家境富裕的朋友一起天南地北地去游山玩水。

 

开始时,因为爱情,余玺还是尽量让自己去理解去适应男友的所作所为,她抽出课余时间去现场看男友乐队的演出,为他捧场;她放弃自己的一些计划和安排,陪着男友一同出去旅游。可是渐渐地,她觉得这实在不是她喜欢的生活方式,她不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女孩,她有着自己的人生理想和追求,而她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追求似乎与男友很难协调。

 

即便如此,她依然不愿舍弃这段恋情,因为,那毕竟是她全身心投入的一次真爱。

 

直到有一次,她亲眼看见男友在排练时和他们乐队的几个女孩子眉目传情的样子,她终于忍无可忍提出质疑,可她的男友却一脸无奈地耸耸肩笑她不应该多疑,因为他那只是逢场作戏。

 

分手,似乎已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余玺依然觉得,和那位学长在一起时的许多时光确实是甜美快乐的,这是她生命历程中第一次真正的恋爱。

 

之后,余玺也谈过几次短暂的恋爱,但都像随风飘过的一阵花香,转瞬即逝了。而和那位学长之间有过的那种醇香如葡萄酒般的恋爱,以后却再难遇到。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3/3/29 15:07:31 IP:已记录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2

Re:窗外有蓝天

 

不知从何时起,给余玺牵线做媒的人就络绎不绝起来,余玺并不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她也不好意思拒绝介绍人的好意,于是就不停地去相亲,但往往总是失望而归。到后来,余玺甚至觉得,去相亲纯粹是为了还介绍人一个人情,而她自己,对于通过这样的途径去找到一个既能相爱又能组成家庭的男人,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就这么年复一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转眼余玺就30周岁了,可她追求的那种“因为相爱所以结合”却是“犹如大海中,盲龟遇浮孔”,她的真命天子似乎还在遥远的天上飞。

 

这天,余玺又得去相亲,对方也是位大学老师,博士后学历,不久前作为学科带头人而人才引进到了本市高校。这次的介绍人是同个办公室一位快退休的老教师,老太太人很热心,从余玺进校后就一直对她很好,她介绍的对象,余玺自然是刀山火海也一定要去见的。

 

约在一家环境优雅的咖啡馆见面,眼前坐着的这位先生四十出头,有些发福的中等身材,穿着笔挺的西装,一张四喜丸子般的胖脸,宽黑边的眼镜后面是一双带着眼袋的温和的小眼睛,头发略有点谢顶。余玺眼前一片灰暗,只是凭这第一印象,就已在下意识中否决了他。

 

类似的相亲,对于如今的余玺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了,她可以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冷静应对,她明白,即使是毫无兴趣,但看在介绍人的面子上,也得本着友好尊重的原则将这场约会进行到底。

 

那就按着相亲的惯有套路进行吧,彼此礼貌地寒暄,谈一些初识的人都可以谈的话题,大到世界形势小到天气冷暖,其间也会蜻蜓点水似地谈及一些个人的事情,但多半是关于各自的工作情况啦兴趣爱好啦旅游经历啦,也都是泛泛而谈。倒是那位博士后主动告诉余玺,说他考上大学后就离开这座城市去了外地,以后便都是在外地读书教书,不过,他是独子,父母渐渐老了,所以他一直想回来,也就一直没有在外地找对象结婚。

 

一个回合交谈下来,余玺觉得对方虽说其貌不扬但到也温文尔雅颇有教养。

 

约会结束时,博士后提出送余玺回家,她婉言谢绝了。博士后郑重地双手递给余玺一张名片,说上面有他的联系方法。余玺从名片上看到博士后有一个比较小众化的姓:米。

 

第二天去学校上班,那位“老红娘”趁着办公室里没其他人就急切地询问起相亲的情况,听到余玺客气但不确定的回答,“老红娘”赶紧热切地为那位米先生说好话,夸他人忠厚老实,在学问事业上一直是出类拔萃的,又是书香门第出生,家境富裕,之所以这个年纪尚未婚配,完全是由于他不愿在外地成家,想调回家乡再考虑终身大事。最后,“老红娘”殷切地对余玺说:象先生这样的优质男又是未结过婚的现在是凤毛麟角,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以你余玺30岁的“高龄”,选择的余地已经不大了。

 

是啊,30岁的女人了,你还想找个什么样的呀?

 

也许,“老红娘”的话没错,亲朋好友们以往的劝告也没错,结婚过日子嘛,找个实实在在门当户对的就行了。至于谈情说爱,那只是青春期的游戏罢了,还能一辈子拿来当饭吃?

 

那就慢慢培养感情吧,余玺想:反正目前也没什么心仪的人,就先和那位米先生挂着吧,这样也可卸掉些来自各方的压力,说起来总是有个男朋友在谈着。至于将来,余玺根本不愿去想。

 

就这样,余玺和米先生算是做了男女朋友,如果不是一方特别忙,通常每周会约会一次,按着惯常而有些老套的方式,不是去看电影、听音乐会、喝咖啡、吃饭,就是去郊游或逛书市。

 

先生并不令余玺讨厌,但也无法让她心动。有几次,先生也曾试图适度地向余玺表示一下亲热,但每次都像一支箭射在一面柔韧但坚实的墙上,无法洞穿,甚至还会被弹回。

 

面对在俩人交往中非常努力想更上一层楼的先生,余玺有时会觉得有些歉意,抱歉于自己的冷淡和消极,但她又实在难以找到那种作为恋人的感觉,尽管他除了外貌其他什么都不错,但她真的还是无法爱上他。

 

 

转眼间一个学期又要结束了,暑假前,系主任给余玺所在专业的老师们开了个会,会上布置给大家一个任务,就是要合力编写一本重要的专业教材,让有任务的老师们利用暑假时间出去搞调研和查资料。系主任还特别说:这本教材的主编是学校里的一位副校长,这位副校长在专业领域颇有影响和地位,所以,这本教材一定要搞得品高质优,万万不可给学校给系里尤其是给副校长丢脸。会议结束前,系主任特意看着余玺说:希望年青教师能在此次编书工作中发挥积极作用,因为,这对于以后的职称晋升骨干教师提拔等等都非常有用。

 

显然,这是余玺当前要全力以赴的一件重要事情,同时,也是可以推托掉那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先生希望更频繁约会的一个正当理由。为此,余玺甚至心中暗暗高兴。

 

暑假的一天,余玺为了编写教材的事,顶着高温去一家在社会上颇有知名度的大型企业作调研。现在的企业因为行业竞争,所以许多资料都是保密的,她能去调研还是走了大学同学的门路,那位在大学里和她关系很好的同学的父亲在这家企业的高层做领导,知道她来调研只是为了编教科书才通融了一下。

 

余玺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技术部,对那里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年轻女孩说明了来意,对方客气地把她领到会客室,给她让座泡茶,并告知她要找的欧阳部长正在开会,让她稍候一会儿。

 

余玺有点拘谨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边慢慢地喝茶边想象着那位技术部部长的样子:四五十岁,沉稳自信的,做事果断干练,或许,还有些老于世故。

 

一会儿,会客室的门轻轻开了,还是刚才那位女孩,身后跟着进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女孩向余玺介绍说:这就是我们欧阳部长。

 

余玺有些意外,没想到一家堂堂大企业的技术部部长居然这么年轻,并且他的外貌气质也和她刚才的想象有差异,余玺觉得他有点象一个人,象谁呢?又一时想不出来。

 

欧阳部长彬彬有礼地对着她微笑,他笑的时候嘴角有些往上翘,这时,余玺忽然想起来了,他象自己非常喜欢的英俊的F1芬兰车手莱科宁,当然,是亚洲版的莱科宁。

 

欧阳部长很客气地就余玺调研的事和她交谈协商,并暗示只要有她同学父亲这位高层领导的许可,他会尽力配合她的调研。

 

他说话的声音清亮,如有金属般的光泽,普通话更是字正腔圆,他边讲话边打着手势的神情潇洒又性感,却丝毫不显得矫揉造作,自始至终,他都微笑地看着余玺,他的笑容中有种能让人心花开放的暖意。

 

遇到了一位令人愉快的合作伙伴,初次打交道就觉得相当融洽,这让余玺有种意外的欣喜。当欧阳部长礼节性地将余玺送出会客室时,她抬头望见了一片蔚蓝的晴空。

 

回家的路上,余玺收到先生的手机短信,约她周末去看电影,她不假思索地回复道:抱歉,最近太忙,等空下了我来约你吧。

 

余玺对调研这件事热情高涨,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理喻,这么热的天,她原来连门都懒得出的,可现在却会不惧炎热地一次次往那家远在郊外的企业里跑。

 

30岁的余玺不可能象懵懂少女一样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茫然不知,但这,靠谱吗?

 

她不知道他的年龄,也不知道他的经历,最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他是否已有恋人或者已成家。

 

调研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欧阳部长对此表现得似乎很积极,几乎是事必躬亲。由于调研还会涉及到技术部之外的其他部门,而余玺对企业各部门情况又不熟悉,所以,欧阳只要有空,就亲自陪她去找相关的人员。看得出,欧阳在单位的人缘很好,做事也很有能力和效率,所到一处都能把事情很快办好。

 

有时余玺也会想入非非,觉得欧阳之所以对配合调研的事如此热心,是否也是和她一样,觉得俩人在一起工作很愉快,但她很快就在心里骂自己是自作多情,也许,欧阳只是因为她同学父亲的缘故才这样的。

 

然而余玺对这位欧阳部长的崇拜和依赖还是与日俱增,她甚至觉得,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她的调研都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了。有一次,她赶去那家企业,不巧欧阳临时有个重要会议出差了,和欧阳同一办公室的那位年轻女孩说:部长出差前关照由她来协助余玺的调研。余玺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改天再来。

 

先生对于发展与余玺恋爱关系的热情还是和这炎热的天气一样,尽管余玺多次以工作忙为由进行推脱,但他依旧不屈不挠地来约余玺见面。无奈之下,余玺只得前去赴约,但每次在一起时,她总是心不在焉。有时,俩人一道去看电影,她会想象着坐在身边的那个人是欧阳。她常常为自己的这种幻想感到羞愧,和一个人约会,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这是种多么卑鄙的念头啊,可她控制不住。

 

一个炎热的下午,欧阳陪着余玺去资料室找一些她需要的资料。这天上午起,余玺就感到有些肠胃不适,所以中饭也没有吃,现在一经室外的阳光暴晒,顿时感到头晕目眩,勉力撑着走了一段路,余玺终于觉得眼前渐渐变得模糊黑暗,双腿发颤,人不由自主地瘫软下来。在晕眩迷糊中,余玺感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抱住,她在不太清醒的状态下隐约听到那个让她感到无比亲切的声音在急切呼唤:“老师!小余!”。仿佛是一艘小船,在经历了惊涛骇浪之后终于驶进了安全的港湾,余玺身不由己地瘫倒在欧阳那坚实而温暖的怀抱里。

 

很久以后,余玺回忆起那件事,依然还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欧阳那年青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他坚实的肩膀,有力的心跳,以及他工作服上淡淡的洗衣液的气味。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3/3/29 15:08:37 IP:已记录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3

Re:Re:窗外有蓝天

 

暑假很快就要过去了,余玺的调研也卓有成效,在结束这家企业的调研之前,余玺决定请欧阳吃个饭,以答谢他对她工作的大力支持和有效帮助。

 

夏末的黄昏,空气中流动着有些燥热的不安,余玺在一家装潢雅致的饭店门口等着欧阳前来赴宴。她有些紧张,感到口渴,手心微微沁出冷汗,这种紧张多半是因为期待,30岁的余玺心里明白自己期待的是什么。

 

欧阳准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他看起来稍稍修饰了一下,以前每次看见他几乎都是穿着工作制服,今天他一身休闲打扮,更添了几分帅气。

 

有了一个多月的接触,已不需要过多拘泥于礼节,俩人友好而自然地并肩步入饭店找到余玺预定的座位。

 

她为他布菜,他为她倒果汁,一切都是那样的温馨默契,余玺满心享受着这种愉悦的气氛,她的期待在一点点地膨胀。然而就在这时,欧阳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来电号码,抱歉地望了余玺一眼说:“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他并没有回避她就接了电话,从他和来电人的对话中,余玺敏感到了什么,她的心犹如从空中的热气球上掉出的物体,急剧坠落。

 

挂了电话后,欧阳再次充满歉意地望着余玺说:“真不巧,我太太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儿子有些发烧,她又要赶去公司开一个电话会议,要我早点回去陪儿子到医院看一下。”,看到余玺一时茫然呆滞的神情,他又更显歉意地补充解释:“哦,我太太是一家美资公司的部门经理,因为和美国的时差关系,她经常要在晚上开国际电话会议,所以只能......”。

 

泪水,从余玺的心里涌上眼睛,她低下头拼命咬着嘴唇克制自己,然而眼泪还是很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在这艰难的压抑中,余玺感到欧阳在深深地看她,他的目光里第一次有着那么丰富而复杂的内容,他轻轻伸出一只手,满怀温情地握住了余玺冰凉的小手,他直视着她盈满泪水的眼睛,用非常爱怜的语气柔声道:“小余,我明白,我明白,我......懂的。”。

 

面对欧阳那毫不掩饰的目光,余玺觉得根本没法再编些谎言来伪装自己,她在他面前是透明的,他已经完全看透了她内心深处最隐密的情愫。

 

欧阳握着余玺的手在一点点深情地加力,他说:“对不起,小余,我真的,真的是......”。

 

“真的是”什么?真的是对你很歉疚,真的是也喜欢你,真的是“恨不相逢未娶时”,真的是......

 

可就算“真的是”,但那还有意义吗?余玺伤感地想:纵然是我们能彼此相爱,但我们今生今世也不能够在一起了。

 

欧阳无限温柔地抽出纸巾为余玺擦着脸上的泪水,他用近乎于哄小孩的语气说:“至少,我们还能做朋友。”,余玺竭力控制着涌动的情绪轻声反问:“我们,真的还能做朋友吗?”,欧阳动情地点头:“当然能,只要,”,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只要不让她知道。”。

 

余玺突然感到被无形的鞭子抽了一下,“第三者”,这个在余玺的词典里极为可耻的名词迅速在她的脑海中闪现。

 

她想到中学时代看过的一部叫《简爱》的外国电影,清贫但灵魂高贵的家庭教师简爱对富有却内心孤寂的庄园主罗切斯特说:“我不能做你的情妇,你的妻子她还活着,我不能在夜里偷偷溜过她的身边睡到你的床上。”,当罗切斯特恳求简爱“我们做什么没人会在乎”时,简爱坚定地回答:“我在乎。我要再来找你的时候,一定是作为同等的人,我不能少于这一点。”。

 

余玺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渴极的人,面对一杯有毒的水,不喝,会渴死,喝下去,至少能在被毒死之前获得快感。

 

然而,余玺所受的教育决定了她的选择:宁愿渴死。

 

余玺把自己的手从欧阳温热的手掌中轻轻抽出,她擦干眼泪,努力对他微笑着摇头说:“不,我做不了你说的那种——朋友。”。

 

她看到了他的眼神里那种得而复失的惆怅,她觉得自己的心像玻璃一样在一点点地碎裂,如果不赶快逃离,也许,她会忍不住去喝下那杯毒水。

 

30岁的余玺挣扎着用理智勒住感情的缰绳,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招手买单,欧阳自然抢先把帐付了,余玺也不和他多争执,只是友善地对他说:“快回家陪你孩子去医院看病吧。”。

 

分手时,欧阳在苍茫的夜色中第一次紧紧地拥抱了余玺,他真挚地又一遍对她说:“对不起。”,她并没有去挣脱他的拥抱,反而把脸紧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泪水,再一次抑制不住地涌上眼眶,她竭尽全力镇定着自己说:“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感受。”。

 

余玺在没有月亮也没有星光的暗夜里默默地走着,路灯把她孤独的身影夸张地拉长。

 

不知何时,起风了,气象预报说:夜里有大雨。

 

 

余玺又和米先生恢复了不紧不疏的约会,虽然她知道,想要靠先生疗伤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希望让心灵在那场颠簸之后能暂时获得一些安宁。

 

然而余玺很快就发现她错了,每一次和米先生的约会只能更加剧她内心的酸痛,无论和米先生在一起做什么,她都会恍惚觉得身边的那个人是欧阳。为此,余玺在心里一遍遍刻薄地骂自己:你真无耻,你真可怜,你真——贱!

 

然而没有办法,30岁的余玺还是左右不了自己的感情。

 

那个周末,先生约余玺去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家咖啡馆,余玺发现,先生这次穿得很正规,有些稀疏的头发也精心打理得整齐有型。

 

俩人照例客气地寒暄闲聊了一番。咖啡上来后,先生郑重地看定余玺,语气有些小心翼翼但却是充满希望地说:“小余,向你提个请求,我父母想认识一下你,明天有空吗?”。

 

余玺一直担心的事终于来了。相处几个月,余玺还是了解先生是个慎重正统的人,他这么提议,也就是求婚的前奏了。余玺一时不知所措,只能支支吾吾地回答:“真不好意思,最近忙着写教材的事,改天吧。麻烦你向伯父伯母解释一下,有空我一定去拜望他们。”。

 

余玺看到了先生那倍受打击的失望神情,她真想脚下立时有条地缝能钻进去,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去伤害一个满怀诚意的人呢?

 

咖啡馆里开着冷气,很凉爽很舒适,但先生的额头上还是渗出了汗珠,他的双手激动得有些颤抖地绞在一起。沉默了一会儿,他终于抬头直视着余玺,坦诚地说:“我是个书呆子,只会做学问,不知道怎样讨女孩子喜欢,但我对我们的关系,是认真的。”。

 

余玺实在不敢正视先生,她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羞愧,但她,能怎么做呢?

 

答应他,那么她能嫁给一个只有尊重没有爱情的人吗?

 

不答应他,那么以后还能再碰上一个条件上好又对自己真心诚意的人吗?

 

余玺窘迫地斟酌着,最后,她还是诚恳地对先生说:“我也是认真的,正因为是认真的,所以,我现在还不能去见你的父母。”。

 

终于说出了真心话,余玺觉得如释重负。

 

 

开学了,全体参与教材编写的老师开了个会,会上,系主任对老师们在暑假里的辛勤工作给与赞赏,还特别表扬了余玺,说她的调研成果丰硕很有价值,并让她尽快整理出一份调研报告给作为主编的那位副校长过目。

 

余玺坐在电脑前,尽量心无旁骛地写着调研报告,洋洋洒洒数千字,终于写到了结尾。

 

最后一句话,余玺想了想,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敲击着键盘打上:

 

特别感谢某某企业技术部欧阳部长的友情支持。

 

打完最后一个字,余玺起身走向窗口,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带着浓郁的桂花清香的空气,抬头望着窗外。

 

窗外有蓝天。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3/3/29 15:09:39 IP:已记录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4

Re:Re:Re:窗外有蓝天

一个剩女的感情故事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3/3/29 16:39:39 IP:已记录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5

Re:Re:Re:窗外有蓝天

余玺长得有点象九球天后潘晓婷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3/5/11 16:06:16 IP:已记录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6

Re:Re:窗外有蓝天

余玺忽然想起来了,欧阳很象她非常喜欢的英俊的F1芬兰车手莱科宁,当然,是亚洲版的莱科宁。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3/5/11 16:09:44 IP:已记录
茶无语
 


角色:版主
等级:市队选手
发帖:2737
经验:6712
金币:145136
注册:2004/12/5
状态:离线
信息 日志 短讯 邮箱 好友 搜索 引用 回复 No.7

Re:窗外有蓝天(一个剩女的感情故事)

感觉这是很久前写的东西了。今天闲来无事,翻出来又看了一遍,忽然有些感动。

被自己写的东西感动,在于我好像并不多,况且它其实很平庸,很俗套,毫无新意。

也许是因为有些感触吧。

每逢过年,我相识的那些适龄或超龄未婚男女都有着和全中国的大龄未婚男女同样的尴尬和苦恼:长辈们,还有亲朋好友们,都会为着一个共同的善良目的来催婚。

可问题是——婚,是可以催出来的吗?

我想,除了那些真的恐婚或性取向上与众不同的人以外,大部分未婚男女还是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的。

但是,希望和实现希望之间,有时会有一段未知长度的距离。

就像余玺,“和一个人约会,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人”,对于米先生,理智告诉她这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可感情上,就是无法擦出火花。你说让她怎么办?

爱情能自然而然地过渡到婚姻的人们自然是幸运的,可还有一些人,爱情和婚姻却不能合二为一。

我想我的感动可能正在于余玺对于欧阳的那种难以言表的感情吧,毋庸讳言,那,就——是——爱!

既然是爱,为何不敢去承认呢?

不能实现的爱情就不能承认它是爱情吗?

我现在觉得余玺还是幸运的,至少她爱过,享受过这份爱的甜蜜和痛苦。

但还有人,却一辈子都是空白。

所以,真的不必太在意形式上的东西,爱过,就好。

——————————
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编辑 删除 发表时间:2015/2/25 17:44:05 IP:已记录
收藏帖子 | 取消收藏 | 返回页首 
HZNBC社区 - Powered By BBSXP

Copyright 2000-2020
Powered by BBSXP 7.00 Beta 2 ACCESS © 1998-2006
Server Time 2020/6/7 0:31:33
Processed in 4.69 second(s)